日照个人理财平台

吉林敖东洮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怎样登录其官网?模范集体转制改革纪实

《今天》杂志社2019-03-14 11:36:08

本文选自《今天•人物》

文、图/本刊记者 陆军


20 世纪90 年代中叶的中国,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破冰期。位于吉林省西北部,素有“八百里翰海”之称的千年古城洮南,曾以一剂“心脑舒通”崛起于洮儿河畔的中国中医研究院洮南制药厂(以下简称洮南制药厂),与全国大多国有企业一样:因不适应市场经济规律,经营模式僵化,导致严重亏损,濒临破产的边缘……在市场经济的“瀚海”中搁浅。

挽狂澜于逆水,救危难于坎途。1994 年,国务院适时推行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试点,中华大地上掀起了汹涌澎湃的国有企业改革潮。洮南市委市政府乘势而上,招商引资,吉林敖东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李秀林董事长谋筹善断,资本运作。敖东与洮南心手相连,使在“瀚海”中挣扎的中国中医研究院洮南制药厂,搭上了吉林敖东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敖东集团)这叶“绿舟”,完美转制,绝路逢生,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披荆斩棘,破浪前行,创下药界的传奇与辉煌…… 

注射剂车间意大利全自动包装生产线


转换机制,企业脱胎换骨浴火重生

 

横跨千余里,携手各东西。“收编”洮南制药厂,对其进行股份制改造,契合了敖东集团发展的战略需求。

注射剂车间意大利全自动包装生产线


1998 年2 月,遥远东方边陲的敖东集团,向八百里瀚海中的洮南制药厂,派送了“掌舵”的领导。摆在他们面前的窘况是:资金匮乏,设备老化,开工不足,三分之二的设备闲置;经营管理混乱,营销方式落后,产品市场萎缩;更严重的是,三个月开不出工资,职工队伍涣散,消极怠工者有之,愤懑不平怨声载道者有之,整个药厂,陷入瘫痪状态。

一面是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的老企业,老设备,老产品;一面是几百名职工期待的目光。他们掂得出肩上的分量:洮南制药厂转制为吉林敖东洮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敖东洮南药业),不仅要体制转轨、机制转型,更要观念转变。他们发誓:“既然敖东集团交给了我们重任,我们就要坚守和坚持,不干出个样子来,决不撤退,决不回敖东!”

注射剂车间意大利全自动粉针包装生产线


他们当机立断,组建了一个敢于创新、锐意进取的领导班子。开始了对企业脱胎换骨的改造。

企业没有资金,就犹如人失去了血脉。敖东集团注入1700 万元资金做为控股方,洮南市工业企业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以洮南制药厂部分固定资产折合400 万元入股,同时在企业内部和社会出售股份900 万元,总计3000 万元。敖东集团控股,占56.67%。后来,经过增资扩股,敖东洮南药业总股本达到4698 万股,成为敖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改造为现代企业的公司制。公司制企业以清晰的产权关系为基础,以完善的法人制度为核心,以有限的责任制度为主要特征,一举盘活了企业。

固体车间韩国 HM 400P铝塑包装线


转制,必须用现代企业制度取代落后的企业制度。他们将敖东集团的先进的管理模式和机制,整套复制,全盘覆盖,重塑企业的精气神:用敖东严格的管理体制,取代了过去国企松散的制度;用“能者上庸者下”的考核制度,取代了用人上的裙带关系;用奖勤罚懒的奖励激励制度,取代了分配上的大锅饭……充分挖掘了人、财、物的潜力,使企业管理步入程序化、标准化、制度化轨道。

最大的改变,是用人和激励制度的转变。领导班子上任伊始,便在用人制度上“开刀动斧”。公开招聘,不拘一格,优胜劣汰,“赛马”不“相马”,对副科级以上干部考核,一律“考试”说话。5 名表现优异的大学生被提拔到重要岗位,还将一名刚满试用期的大学生破格提拔为车间副主任。

面对人浮于事、生产效率低下的局面,实行了“三定”:定员、定岗、定责;并创造性地在生产车间实施了薪酬与产量、质量、费用、设备、人员管理考核挂钩的“五联计酬”经济责任制,极大地激发了员工的工作激情和创造精神,工作效率成倍提高。领导班子勇于负责、敢于担当的精神和大刀阔斧改革的魄力,感染并感动了公司的员工,员工们积极主动为新班子献计供策,挖掘了成本和质量潜力。

原来的产品心脑舒通采用零号胶囊,一次吃4 粒儿,难以下咽。他们开动脑筋,采用2 号胶囊,将原来60 粒包装改为30 粒,患者服用方便了,提高了疗效,同时降低了成本,扩大了销售。转制前,心脑舒通胶囊的收率不仅较低而且极不稳定,成本也为此居高不下,他们组织攻关,由原来的喷雾干燥制粒,改为湿法一步制粒,收率一下子提高5 个百分点,并保持了稳定,降低了成本,提高了经济效益。

仅三个月,企业就开始恢复生机:大量资金的注入,生产全面启动,原材料充足,产品源源不断地走下生产线。管理机制的改变,使企业日新月异,流失的老客户回来了,被盘剥得只剩下困守的市场找回来了。转制当年就实现产值4987 万元,一举扭转了长期亏损的被动局面。

如果说,是转制盘活了企业,那么,重组并购吉林马应龙制药有限公司,则是敖东洮南药业改革发展谋篇中最为精彩的落笔。从2006 年伊始,接连发生的“齐二药事件”、“欣弗事件”为国内医药行业敲响了警钟,国家对注射剂医药市场的监管日趋严格,一时间,让注射剂生产企业叫苦不迭。武汉马应龙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了规避风险,急着要把以生产注射剂为主的子公司吉林马应龙制药有限公司抛售。而敖东洮南药业领导班子却看好了注射剂市场的前景,意欲逆水行舟,上注射剂项目,急需注射剂车间和人才。他们抓住机遇,果断拍板,投资5500 万元,以吸股的方式,全资收购了吉林马应龙制药有限公司。敖东洮南药业对吉林马应龙制药有限公司的成功兼并,实现了中药制剂与注射剂制药的强强联合,一举转变了企业过去产品单一化的局面,实现了质的跨越,企业资本壮大了60%,品种增加了50%,销售收入直线攀升。独家原研产品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成为企业主导产品,在企业产值6 亿元时,该产品贡献率竟达3.5 至3.8亿元。如今,敖东洮南药业已成为吉林省剂型最全的制药企业,也是敖东集团23 个子公司中,药品剂型最全的公司。在八百里瀚海之上,打造出一只航母型的制药企业。

尝到了转制甜头的敖东洮南药业,加快了改革的步伐。2007 年,吉林省国有企业改制,国有企业职工身份退出。在当时的政策是,国有企业职工身份退出的补偿金“国家拿三分之一,当地政府拿三分之一,企业拿三分之一”。他们心系国家,为政府减负,实行“自费改制”,1060 人退出了国有企业职工身份,竞聘录用了400 多人。优化了队伍,为企业快速发展增添了活力。

转机制,最重要的是转观念。他们将敖东文化基因和敖东精神,注入每一个员工的灵魂,“世人健康,敖东的职责”,“专注于人,专精于药”,敖东的企业宗旨、核心理念深入人心。员工往日衰败和颓废的情绪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崭新的充满斗志和生机的面孔,一副副摩拳擦掌奋力而为的身影。个个以“敖东人”自誉,人人为敖东争光。

1989 年毕业于长春中医药大学的郭帅,如今已是注射剂车间主任、省劳动模范。用领导的话说,郭帅目前的岗位,担负着公司四分之三的生产任务,六分之五的产品效益。而郭帅自己说:“自己所在的注射剂车间,是企业收购马应龙制药有限公司,由单一的固体制剂转为注射剂生产的最重要的部门和岗位,公司领导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我,我就要负起责任。作为‘敖东人’必须诚信制药,对百姓负责,一丝一毫也马虎不得。”

转制重组使企业浴火重生,焕发出勃勃生机,一年一个新起色,一年一个大跨越。

 

技术创新,技术升级推进中药现代化

 

用高新技术推动中药现代化,是敖东集团依靠现代化高新技术对传统药业进行改造而走出的一条成功之路。敖东洮南药业决策者们知道,科技兴企,人才兴企,没有过硬的技术创新水平,就打造不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像当年敖东集团对安神补脑液不断技术改造升级那样,他们投巨资进行大规模的技术装备现代化建设,不懈地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用技术创新推进中药现代化。

老厂房年久失修,技术设施落后。敖东洮南药业决策者们,累计投资4450 万元,对其进行技术改造。

2011 年年初,洮南市委、市政府出台了鼓励企业“退市进区”的政策,敖东洮南药业决策者们审时度势,决定异地搬迁改造,实现企业生产技术水平和产品的升级换代,向敖东集团总部和洮南市政府递交了筹划已久的参照欧盟标准的“新厂区新版GMP 技术改造”项目方案。

2011 年5 月,公司一次投入3 亿元巨资,占地10 万平方米,建筑面积5 万平方米,绿化面积4 万平方米的新厂区,在洮南经济开发区破土动工,开始了一场新的战役。这是敖东洮南药业向新一轮技术改造吹响的又一个号角。

为了使新厂区的布局和技术装备水平更加科学,达到国内领先,敖东洮南药业的决策者虚怀若谷,不辞辛劳,日夜兼程,多次往返于设计单位,对厂区和车间的布局反复研究,缜密规划。为了确保技术装备的先进性,多次到国内外设备生产厂家进行考察和选型。先后引进了意大利BREVETTI 全自动异物侦检机、意大利CURTI 安瓿瓶入托装盒装箱码垛包装生产线、意大利CAM 全自动包装线、德国伊马全自动胶囊充填机、台湾皇将双层高速回转式压片机、韩国亚星Interpack铝塑泡罩自动包装生产线、珐玛咖全自动瓶包装生产线、梅特勒称重机、楚天科技公司安瓿瓶洗烘灌封联动线、生化提取全自动生产线、美国密理博全自动超滤系统、美国PMS 在线监测系统等国际一流的生产设备,使公司技术装备一跃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新厂区施工期间,决策者一方面指挥调度老厂的生产经营工作,同时到近千人施工的新厂区现场监督施工进度,确保了新厂建设工程质量。当年的生产经营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仅一年时间,便天方夜谭般完成了全部基本建设,创造了骄人的“敖东速度”。

2012 年10 月底,公司整体搬迁到了新厂区。2013 年7 月,全部剂型在省内率先通过了新版GMP 认证,比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规定的认证时限整整提前了5 个月。此举,标志着敖东洮南药业一跃而上,攀上了新的台阶。

到2012 年年底,公司实现了生产、装瓶、灯检、打包的全自动化。原来灯检,需要10 个人拿着药瓶在灯前照,现在一台全自动异物侦检机,就完成了;原来药品包装得60 多人,现在机械手作业,五六个人就够了,产能扩大了三倍。企业进入转型升级的快车道。

质量是药品的生命。敖东洮南药业决策者们,组建了创新研发团队,自行对两个主打产品进行技术升级研究。提高心脑舒通胶囊的质量标准,从地方标准提高到国家标准;“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技术提升及成果产业化项目”列入吉林省“十二五”重点项目;企业与科研院校联合,用现代技术手段,对提高机体免疫力药品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相继做了药效学、毒理学和灭活试验研究,对质量标准、工艺环境、产品活性和可控性全面优化。目前这两个主打产品拥有9 项国家发明专利。不断的技术创新和改进,全面提升了产品的内在质量,确保了药品投放市场的安全性。十几年来,企业没有发生任何质量问题所致的投诉、争议和召回事件。成为业界产品质量的一面旗帜。

他们一手抓技术改造,一手抓新产品开发,研发一代,储备一代。副总经理张志文介绍说:“公司领导看准了药品的市场前景,就下大力气投入资金,进行技术研发。治疗偏头痛的国家级新药清脑止痛胶囊,就是集吉林省心脑舒通、镇脑宁、安神补脑液三大中药的优点,企业投入900 多万元,与科研单位共同研发,做了2000 多例临床,由我们独家生产的产品,申请了发明专利。”

为了拿下这一新药,开发部负责人孙申国,严谨策划、细致入微,舍小家,为大家,不辞辛苦地跑吉林、天津等临床单位,提供详实的临床资料和临床用药,不断对疗效跟踪反馈,积累了大量一手资料。又夜以继日地对临床数据和资料统计分析,废寝忘食地奔波于相关部门。当时,国家政策已经收紧,许多这类药被砍掉了,由于他们基础研究扎实,资料详实齐全,这个药顺利通过了省和国家药检所检验,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颁发了生产文号,2010 年顺利达产。

“十二五”期间,企业产品研发累计投入资金6642 万元。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清脑止痛胶囊获得发明专利,拥有了自主知识产权。目前,企业正在与杭州一家研究所联合研发缓解精神抑郁的新药利培酮,采用国际先进的微球技术,是科技创新带动产品创新的代表性新药;同时与科研单位合作,正在研究采用制药行业前沿的脂肪乳分子包裹技术,提高前列地尔药品疗效课题。

不懈的技术改造和产品升级,使公司的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得到了质的飞跃。目前,公司拥有国家准字号品种124个文号,可生产七大剂型的产品。其中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心脑舒通胶囊为吉林省名牌产品。

这是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一个企业彻底走上良性循环轨道的标志。

 

营销创新,多元化销售打开新天地

 

制药企业,产品研发与生产是基础,产品推广与营销是关键。纵有灵丹妙药,吆喝不出去,就不是药,堆在家里百无一用。这是任何一家制药企业当家人最为看重也是最为棘手的一环。洮南制药厂由于经年的保守和困顿,销售手段还停留在“出差报销”状态,市场营销方面始终处于劣势。老销售员们还固守着老一套,以为“酒香不怕巷子深”,自有上门人推开药厂大门。

班子决策人是敖东营销大军中的翘楚,深知制药企业的成败,在于成功的营销谋略。他们对产品重新设计包装,共享敖东品牌的力量和市场的信誉度。为了拓宽市场,不断适应瞬息万变的营销法则,他们将敖东集团的现代营销模式全盘复制过来,用成熟、成功的手段和现代营销策略,建立了完备的市场销售体系。组建了一支素质过硬的产品学术推广队伍。形成了自有销售队伍对自有品种的“大包干”销售、自有品种由代理商销售的代理销售、与专业销售公司合作开发品种受托生产合作销售等三种营销模式。并在全国30 多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建立起了自己的销售网络。

分管销售的副总经理刘长胜说:“营销策划、营销手段和市场开发,都是在敖东品牌的基础上进行的有针对性的调研,对不同的市场采取不同的销售策略,既有激励政策,又有销售支持和技术服务,还有价格上的优惠。对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销售区经理自身也加大了投入,开发速度非常快,每年都迈上销售增量的新台阶。销售模式也从一成不变,改革为自主营销,加上区域代理和对外招商。个别区域商业公司来进行深度开发,我们就打破旧习,敞开门面,为他们提供产品学术支持,价格上也给予最大幅度的让利,完成约定任务,实现了快速增量,提高了市场占有率。”

创新管理模式,激活了销售人员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广东市场的销售区经理孟凡铁,刚开始进入市场,一家家医院,一个个地区地跑,足迹踏遍了整个广东,逐步推广,扩大范围,将产品的技术优势和疗效优势一一释解说明,通过医院临床使用评价,来扩展营销力度。其中,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在广东省的销量增长迅速,2008 年销售收入只有几百万元,到2015 年,当年销售收入就达到5500 万元。葛凤起是上海销售区经理,他的做法是,抓知名医院、知名专家和医生,发表学术论文介绍临床经验,进行学术引导推广,以点带面,抓大放小,成功摸索出一条营销模式;而哈尔滨市场销售经理李春林,对医院使用服务跟进的特别好,每个医院进多少货,每月用了多少,都了如指掌。同时,通过医药公司对医生和患者进行走访,与药监部门紧密沟通,严把质量关,使产品在使用当中能够保持稳定的发展和市场口碑。其中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产品在哈尔滨销售推广速度最快,从十几万支到现在的100 万支以上。截止到2015 年,敖东洮南药业的产品已经覆盖到除台湾以外的所有省区。

成功的营销战略,带来了可喜的经济效益。这是一个企业彻底走上良性循环轨道的标志。

如今的敖东洮南药业,人才济济,招凤引蝶,长袖善舞。已建成投产了一座拥有注射剂、固体制剂、中提及化学原料药的三个主体车间,拥有国际一流的生产检验装备,可生产冻干粉针剂、无菌粉针剂、小容量注射剂、片剂、硬胶囊剂、散剂等剂型,一跃成为国内高标准的现代化制药企业。

截至2015 年末,企业总资产为5.0 亿元,无形资产1700 万元。累计上缴税金6亿元,其中2015年上缴税金1.15 亿元,占洮南市税收总量近1/5。

从敖东洮南药业成立,到盘活和带动企业昂扬发展,敖东洮南药业领导班子带领着敖东洮南人,一路披荆斩棘,走过了18 年的艰辛历程。受到各级政府和部门不计其数的表彰和奖励:被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吉林省创新型科技企业、吉林省农业产业化省级重点龙头企业、吉林省“守合同重信用”AAA 级企业、吉林省纳税信用等级A 级纳税人、全省医药健康产业重点扶持的40 户创新主导型企业。被评为吉林省模范集体、吉林省模范职工之家……每每提到这些成绩,他们都会说:“这些得益于敖东集团领导的决策,拿来一个多亿,借钱给我们连利息都不要;得益于政府的支持,为企业提供土地,提

供方方面面的优惠政策……”

中国中医研究院洮南制药厂的完美转制,是敖东集团资本运作的大手笔,是洮南市政府招商引资的典范,站在国家经济转型大视野的角度来看,是国企完美转制升级成功的缩影,对现在中国正在进行的新一轮的国企改制,具有借鉴意义。

愿我们的企业踏上先进文化和管理模式承载的“绿舟”,尽快地驶出“瀚海”!

愿中国经济早日实现新一轮的腾飞!

我们祝愿,八百里瀚海之上的那艘战船,在未来,依然破浪前行!



本文选自《今天•人物》

1.任何网站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已经本刊授权使用的原创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今天》杂志”。违反 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3.未经授权擅自转载、编辑的,限信息发布之日起三日内删除,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编辑/小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