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个人理财平台

围观!全球唯一一个经济不振却大搞P2P理财导致暴乱的国家

2018-11-08 12:36:00

【关注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CVCRI)官方微信号:cvcri2003,感谢您的关注及分享,我们将会为您推送最新行业资讯及精选文章】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下行的当前,银行坏账节节攀升,小贷公司逾期率超过50%,而民间理财机构普遍许诺民众10%以上的利率,甚至随存随取,从根本上违背商业逻辑和经济规律,然而却可以大行其道。



  故事的主角名叫阿尔巴尼亚(下称“阿国”),一个位于东欧巴尔干半岛西岸,素有“山鹰之国”的之称的国家,上世纪60年代与中国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国家”,同为社会主义制度。


  1954年-1978年期间,中国向阿国提供援款金额为100多亿元人民币,阿国成为中国对外援助受援国人均数额最高的国家。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对阿国的援助达到最高点,以至于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但是1978年两国关系开始走向决裂,中国停止了对阿国的一切援助。


  现在切入正题。为啥阿尔巴尼亚发展P2P理财会走上暴乱呢?故事要从1991年说起。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各国政局相继发生了剧变。阿国自1991年起也摇身一变,成为多党制的资本主义国家,1992年,阿国民主党经过民主选举,成为执政党,把控阿尔巴尼亚党、政、军的发展。


  阿国民主党执政后,发起了一场私有化运动,力图革新全国产权状况,鼓励民营企业发展。然而阿国国家财政状况极为紧张,银行无力向中小企业经营者提供贷款,民间经济对资金需求相当迫切。就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公司和个人以贸易实业公司、金融公司或慈善基金会的名义注册,利用人们渴望通过捷径理财,实现财富增值的心理,以高利率为诱饵,大搞所谓的“金字塔式”集资活动,言称帮助民众理财,同时解决民间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


  这些机构支付给投资人的高额利息并非完全来自投资所得利润,而是用后来投资者的存款垫付前者的利息。如此反复,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成为“金字塔”的塔基,老板则端坐塔尖,牟取暴利。


  这场民间理财运动,得到了阿国民主党当局支持,阿国民主党认为发展民间金融可以刺激民间经济的发展,活络中小企业的资金需求,当然,阿国民主党还有自己的小算盘:这些理财公司为民主党在下一轮阿国总统大选中提供政治献金。


  1996年,阿国民主党取得当年5月议会大选的胜利,与此同时,民间的高利息集资活动达到了疯狂程度,这些理财机构为争夺储户竞相提高存款利率,有的利息竟高达年化利率达到70-100%。


  阿国民众在社会主义期间受够了贫穷之苦,如今面对高额的投资利息,实在经不起诱惑,纷纷排起长龙阵,加入这场荒诞的理财运动。不少人将一生的积蓄,甚至不惜变卖房屋、土地的所得,全部送到这些理财公司手中。



  据统计,阿全国共有12个大的假集资机构,在全国普设储蓄点,储户多达100多万,占全国人口的1/3,总存款额近20亿美元,远远超过国家进出口总额,近乎阿国民收入的1/3。疯狂的民间集资活动使全国金融混乱。


  IMF和世界银行于1996年11月先后派要员来阿尔巴尼亚调查,并向阿尔巴尼亚当局发出警告,要求他们立即采取制约措施。但是,阿当局不但漠然处之,甚至还公然为民间非法集资活动辩护,称高利息集资活动“完全是‘人民资本主义’,是“普惠金融”,是公民储蓄和理财是他们的正当权利,国家不能利用行政手段压制他们的积极性。


  然而,眼看群众手中已经没有多少钱储蓄了,一些骗子便携巨款潜逃,或宣布“破产”,储民痛不欲生,有人甚至暴病不起或绝望自杀。他们呼吁政府干预,政府却不予置理。迫于压力,1997年1月中旬,阿政府不得不冻结了几家仍在活动的“基金会”的大约3亿美元的银行存款。


  随后,民主党利用集资机构的资金大搞竞选、拉选票的丑闻败露。于是,全国广大投资人在极度绝望与愤怒的情况下,从1997年初开始,相继在全国各地大城市掀起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群众纷纷走上街头,高呼“我们要自己的钱”、“打倒强盗政府”、“打倒贝里沙”等口号,并伴有打、砸、抢行为,最后发展到难以收拾的武装骚乱的局面。


  阿国社会党联合其他在野党也借助形势,就假集资事件掀起的反政府浪潮,提出“经济问题,政治解决”。就这样,一次由假集资引发的规模浩大的武装动乱和政治动荡开始了。


  武装动乱从南方开始,南部抗议活动的组织者要求经济补偿,并且民主党政府下台,民主党当局下令镇压。愤怒的南部市民抢劫了市郊区的军火库,成立了武装组织,走上了武装暴动之路。随后,南部沿海地区的德尔维纳、希马拉和阿第三大海港城市萨兰达的市民也纷纷抢劫军火库,掀起武装暴动。



  尽管以梅克西为总理的民主党政府3月2日被迫集体总辞职,但并未缓解民众的愤怒情绪。而戒严令的宣布和3月3日贝里沙强行蝉联总统的行为,则进一步激怒了全国百姓。紧接着,武装暴动从南部迅速向北推进,一个又一个军火库被抢,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武装力量推进到距离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仅60公里的策里克市。


  在此期间,阿国一些公检法机构遭到袭击,并陷入瘫痪;监狱被劫,大批刑事犯出逃;全国各地拿起武器的抗议者各自为政,无人过问,喜欢玩枪的到军火库拿上几支背在肩上,满街乱逛;南部费里区的一些有放射性的军事装备流失到民间;大量建筑物被烧、被毁;银行抢劫案和拦路抢劫事件频频发生……政府失去了对国家大部分地区的控制,全国陷入无政府状态。


  3月12日,阿国首都地拉那枪声彻夜不停。西南郊的一座军火库及西北郊的一座兵营遭到抢劫,大量枪支弹药失散于民间,地拉那成了一座没有设防却几乎家家都有枪支的城市。


  3月16日清晨,这一天是阿尔巴尼亚当局宣布的全国哀悼日,追悼在这一期间的死难者。广大的民众企盼这场狂暴尽快地成为过去,上万名地拉那居民来到市中心的集会高呼:“我们要和平,不要暴力!” 但是全国混乱的局面仍然未能完全被制止。


  3月 28日,联合国安理会终于出手了。联合国安理会开始授权部分成员国向阿尔巴尼亚派遣多国保护部队,负责守卫港口、机场、公路、铁路及仓库等设施,协助国际组织提供援助和帮助运送人道主义救援物资。4月份,身穿橄榄绿军装的西欧军队,共计6000名士兵陆续抵达地拉那首都机场和都拉斯港口。


  就这样,暴乱逐渐被平息了。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97年惊心动魄的武装动乱刚刚过去,1998年的政治风波再次冲击了阿尔巴尼亚。当年9月,民主党进行了武装反夺权,但未取得成功。


  但是,在这场由民间集资理财,所引起的持续数月的严重武装动乱中,拥有300余万人口的阿尔巴尼亚,共有近3000人丧生,2万人受伤,其中儿童伤亡近千人;数万难民逃往国外;国民经济遭到重创,物质损失高达数十亿美元,而动乱给人们造成的心理创伤更是难以消除的。



  并且,这场动乱中失散的70万支枪和15亿发子弹,阿国当局和国际社会虽多次以“发展换武器”的名义要求国民缴回武器弹药,却收效有限,大量武器将长期流散于民间,给社会治安造成严重问题。更有甚者,它给巴尔干地区的安全带来威胁。据查,1999年发生的科索沃战争以及2001年马其顿发生的安全危机期间,那里的阿族武装组织拥有的许多武器弹药都是从阿尔巴尼亚走私而来的。


  2001年元旦。为了永远告别那噩梦的年代,阿尔巴尼亚的孩子们收集了武装动乱期间的3万颗子弹壳,铸成了一口“和平钟”,安放在首都地拉那市中心的“国际文化中心”的广场前。钟上刻着:“我(和平钟)在子弹中出生,愿在第三个千年里,在阿尔巴尼亚儿童的和平道路上嘹亮高歌。”


  阿尔巴尼亚的庞氏骗局集资之殇,教训之惨烈尤未远,即便是严格监管的美国金融业,麦道夫的庞氏骗局至2008年才被揭穿,而且多家国际知名的企业也涉入其中,可见庞氏骗局欺诈的高超和隐秘。当前中国的P2P理财行业发展如火如荼,三两年便出现六七千家民间理财公司,这些公司打着帮百姓理财和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旗号,吸纳民众的存款,并许以高额利益,最重要的是这些理财公司游离于监管之外,实际资金投向和风险性并不为公众所知!


  最近e租宝一系列争议,进而被官方媒体通告为涉嫌违法经营,可见政府已经注意到P2P无监管状态带来的重大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下行的当前,银行坏账节节攀升,小贷公司逾期率超过50%,而民间理财机构普遍许诺民众10%以上的利率,甚至随存随取,从根本上违背商业逻辑和经济规律,然而却可以大行其道。坏人的张狂源于好人的沉默,正义的监管需要出手管一管了!




(本文来源:创业邦)


---------------------------------------

【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简介】

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于2003年7月,在中国风险投资之父、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先生倡导下,由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和香港理工大学联合创办。

研究院成立以来,已连续举办了十七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以及数十场区域论坛,在历届论坛上,累计共有1500多位享誉海内外的政界名人、风投大鳄、企业精英、学术泰斗通过这个平台建言献策;同时,举办小型对接沙龙、培训班,通过研究院培训辅导,已有70多家企业通过研究院的平台成功融资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为完善我国投资领域的政策和环境、促进国内外风险投资业的交流与合作、促成资本与项目的成功对接、培训本土风险投资家与创业企业家做出了重大贡献,得到政界、学界、投资界以及企业界的高度评价,业已成为国内投资界最顶级的服务平台。